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动物摄影 >
人在深圳纪实-造假与托名
2019-03-14

  现在这诚信相对缺失的社会和时代,不要说看到每件物品,就是看到不熟悉的人都会有莫名的担心,这是真实的吗?买件东西要权衡比较再三,早年到商场里把康帅博看成康师傅买了,还好现在还活着。前不久明明上面写着兆京二锅头,商场广播中说北京二锅头,当然不会想着去买。这应该是仿商标,如果不是这样的仿,你就更不知道怎么好了。我一向喜欢吃薯粉之类,但实在不敢买,不管是大商场还是小便利店,薯粉比薯粉条贵,真是面粉贵于馒头,到底是什么不真实呢?新鲜的可以用来制▼▲作腊肉的猪肉13元一斤,而做★◇▽▼•好了,晒干了的香肠14.8元一斤,买还是不买?当然我对这些加工了的食品一向是警惕的,记得在老家住地不远的地方有一户人家批量晒小干鱼,好坏一锅▲=○▼端。前不久与一网格员闲聊,说你如果到一些小作坊看到制作熟食,估计会有一阵子不买熟食了。

  现在很多人以赚到钱为目的,把成本降到最低,当然只要不当即吃死人就觉得没有问题,小作坊的食品不敢买,那什么厂、集团的又敢买吗?谁能保证这中间有没有掉包呢?所以没办法,实在想吃,就只好到大超市去买,就是买到假的,反正短时间没有问题,挺过去了,起码到这里买心理得◆▼到安慰。

  食物造假使▷•●人过得战战兢兢,而文化造假就难说好坏了。早前的《庄子》说藏有很多假货,一般说托名,找不到主人,只好寄存于他名下。就是大诗人屈原也有很多诗篇不能断定就是他的,但我们还是一样欣▲★-●赏,问题都是高质量的作品,并且与他们的人品相近,真假难辨。就是四大名著是何人作品,至今争论不休,据说是怕担三教九流之名而不敢署真名。前不久,一篇《余秋雨住院感叹:我病了,社会也病了》在网络上火爆了◆■一阵子,但余秋雨出来说,这文章不是他写的。

  我就想为什么要托名呢?说实在的,死人不用说,就是这被托的人活着,一旦□◁有稿费,你去托别人的名一分钱稿费都得不到。文章出名了,与你没有丝毫关系,当然如果有事了,你也可以站在暗处看热闹,我觉得唯一的好处是借名人来推销无名之辈的作品,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引起他人甚至大众的重视,但比起实物造假来,应该高尚一些。

  但不管是造假还是托名都是没有责任担当,只是一个为钱,一个为推销,目的不同,所以还是有高下之分。人啊,还是明人不做▼▼▽●▽●暗事,事如其人,文如其人,一生碌碌无为尚可,一旦不小心成了名人,污点总是摆在你前面最显眼的位置。

  还是十多年前,从外地坐班车回家,我估摸打盹时间不超过十分钟,一个花1550元买的飞利浦手机不见了,再看看前面▪•★坐在旁边的两个人成了空位子,用同伴的手机拨打,显示关机,意识到手机被盗了,没有办法,自认倒霉,重新买一个,当然价钱就向低看齐。谨防小偷扒手以前在很多公共场合都有提示,但失手的一定不是一个两个。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少了,并不是小偷扒手觉醒过来良心发现,而是摄像头监控太多了,只要有心去查,八九不离十,记得就在一两年◆◁•前,一穿戴西装领带的年青人将手伸入旁边一老者口袋里弄走几千元,结果被人拍下来,一传播,只好束手就擒。所以这些游手好闲之辈只好换手法去骗了,这些年对抓获骗子的报道不少,我想就是我们普通人不受骗的不一定很多,只是损失有大小,多数是不至于呼天抢地,但心里难受咬牙切齿是有的,当然不上线的破财去报案也没有人理,只好自己担待着,但心里总很窝气。

  小偷也好,骗子也好,都是人为,是人为就有办法▲●…△对付,现在小偷几乎绝迹,起码市场空间不大,而骗子还是很忙,尽管各方在想办法,比如法办骗子,计入诚信记录,建立诚信体系。我觉得应该在技术和法律上是有进一步作为的空间,早前信箱中垃圾信息铺天盖地,现在少多了,因为在技术上采取了办法,现在手▽•●◆•☆■▲机电话垃圾不少,但有一个标记提示,很多电话看到标记可以不听,所以现在骗子活动空间越来越小,要杜绝还要法律跟上,比如被标作诈骗的电话,经举报,核实,一旦确◇=△▲定是骗子,查清根由,大的法☆△◆▲■办,小的给一个不诚信的记录,在三五年内身份证失效,要他寸步难行,控死在三五公里之内,电话提醒该号码有诈骗记录,要他死活不得,如此这般,骗子绝迹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

  就我们普通人来说,过普通日子,财务自由并不是不可以。先来定一个标准:吃普通食物看安全搭配不看重价钱,穿普通衣服看得体不赶时髦,用普通器物看顺手不凑热闹,住普通房舍看★-●=•▽自如不攀比,出行工具随行随用不强求高档舒适。就我们普通人来说,活到我们这样的年纪,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应该可以做到。因为到现在,如果后辈不要我•●们推他一把,我们自己要投入的早已过去了,现在只要一个月了一个月,略有结余而不是节余以防万一就可以。

  但几十年下来,过习惯了紧日子,工资来了,不是先考虑怎么花,而是先考虑○▲-•■□存下多少,先不是生活必需,而是考虑有那几项家庭大事要办,这样下来,总是过得紧巴巴的,几乎是可支出可不支出的先把它放一边,个人爱好,生活情趣以后再说。这样心理是踏实了,但生活只是生存了。

  起码我自己活到当今几乎几十年一贯制,想想这样尽管踏实,但也很◇…=▲累,所以从现在开始,也准备财务自由一把,具体操作就是先用了再说,也就是工资收入来了,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把生活质量往前靠一些,把价格因素往后摞一些。不每天测算使用了多少,到下一次来工资了,看花落知多少。有余放这儿,多余就算结存,少余就累积到下个月,这样就是我在用钱,而不是钱在控制我。或许就可以说是我们普通人的财务自由吧。

发条棋牌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