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人物摄影 >
日本摄影家系列 暂停时间凝固历史:东松照明
2019-04-22

  他是日本战后摄影界的领军人物之一,荒木经维尊他为▽•●◆摄影界的巨头,森山大道尊敬他、崇拜他、模仿他。他的照片不仅折射出战后日本的社会问题,更是展现了不同摄影表达方式的可能性,开辟了日本摄影的新领域。他就是东松照明。

  东松照明(1930年1月16日—2012年12月14日)于1930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他的少年时代是在二战中度过的,虽然没有亲上战场,但这场巨大的浩劫却也铭刻在他的心中。

  1950年,东松考入爱知大学的经济系,并在这一年开始接触摄影。虽然东松的两位哥哥都喜欢摄影,但他之前对摄影并不感兴趣。促使东◆■松走上摄影道路的契机,是他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20岁那年春天,东松喜欢上了同学的妹妹,但因为太过羞涩,他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爱意,于是就向哥哥借来相机为女孩拍照,再将拍下的照片送给女孩,通过这☆△◆▲■种方式拉近距离。可是最后两人并没有在一起,反倒是摄影与他相伴了余生漫长的岁月。

  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的东松加入了学校的摄影社团,并在爱知大学校报上发表了《讽刺的诞生》,这张照片使他获得了关注。

  这张作品拍摄的是一只手穿过撕破的英文报纸举起一只鸡蛋,极具达达主义风格。但大学的俄语教授★◇▽▼•熊泽复六却批判这种风格,他认为并不是只有超现实主义作品才能体现艺术内涵,日本战后朴素的街头角落比这种矫揉造作的东西更具表现力。受到熊泽的启发,东松开始从尝试着从日常生活中发现艺术。

  之后,东松开始参加摄影杂志《照相机》举办的月赛,他的摄影作品接连入选,深受担任评审员的木村伊兵卫和土门拳的好评。

  1954年,东松大学毕业,经熊泽老师的介绍,他进入岩波写真文库担任摄影师,移居东京。当时岩波写真文库出版了一系列小规格的摄影集,每一本都反映了日本生活某个方面的主题,东松负责拍摄《陶瓷之都——濑户》、《水灾和日本人》、《战争与和平》等专题。

  1956年,东松从岩波写真文库辞职,成为自由摄影师,活跃于各大摄影杂志。

  1958年,东松凭借系列作品《地方政治家》获得日本写真批评家协会新人奖。

  这组照片拍摄的是校长、课长、村中名士等人物,他们都是明治年间出生的男性,与东松的父亲是同时代的人,东松在两岁时就与父亲分别,对父亲可谓是一无所知。在拍摄时没有意识到,拍摄完后东松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怀着对父亲形象的探寻的心态来拍摄他们的,并不单纯是憧憬,其中还夹杂着幽默与讽刺。

  1959年,东松照明与当时的年轻摄影家细江英公、奈良原一高、丹野章、川田喜久治、佐藤明一起,模仿马格南图片社设立了VIVO摄影机构。“VIVO”在世界语中是“生命”的意思,这意味着他们决心要向创造性的影像发起冲击。这六位年轻摄影师创立VIVO是为了对抗当时以土门拳为中心的“现实主义摄影运动”,探寻新的摄影方式。他们大都使用135 小画幅相机,照片常常是松散地围绕着一个主题,具有强烈的表现性,作品往往被情感所主导,主观性较强。尽管VIVO只存续了短短两年,但它却在日本摄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六位摄影师也都在之后成为了大师级人物。

  1961年,东松受邀前往长崎拍摄爆炸事件后的幸存者和废墟、遗迹,同时,土门拳◆●△▼●也受邀前往广岛进行拍摄。两人共同创作的写真集《hiroshima-nagasakidocument 1961》由日本反氢弹委员会出版。

  这次的拍摄给东松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项目结束后的五年里,他仍继续前往长崎拍摄,并于1966年出版了写线分〉NAGASAKI》。那只永远停在11:02的手表时至今日依旧触目惊心。

  核爆造成的悲剧无比惨烈,处于核爆中心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化成了水蒸气,瞬间蒸发得无影无踪,徒留一城废墟、满目疮痍,让人深感震撼。

  这一时期,他还走访日本拍摄了许多具有强烈社会意识的纪实作品,其中“占领”拍摄的是被美军占为军事基地的城市;“家”拍摄的是具有当地民俗特色、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房子。1967年,他将12年来拍摄的10个系列集结成写真集《日本》。

  在东松的记忆里,日本战败,城市毁损,美国人占领了日本,并把口香糖和巧克力抛给他们。美军占领日本城市的同时,美国文化似乎也从那些军事基地的栅栏中慢慢渗透出来。东松用他那双摄影师的眼睛敏锐地捕捉到了美军占领日本并影响着日本文化的画面:从地面仰拍的几个美国人、鬼城般荒凉的景观、烫着新潮西式发型的日本妇女等等。

  1969年,对冲绳基地的拍摄在东松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使他开辟了新的摄影领域。在去冲绳以前,他以为这个被美军占领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岛屿一定美国化极为严重,但到▷•●了冲绳,他立刻被这个岛屿吸引了。南国的自然▲●…△风光、街市的氛围、人们的生活,无不◆▼透着传统的韵味,他仿佛听见了▼▲民族古★▽…◇老的血液奔腾的声音。同年,他出版了以冲绳为拍摄对象的写真集《Okinawa 冲绳Okinawa》。

  南国小岛岁月静好,而作为日本中心的东京却陷入动荡。当时住在▲=○▼新宿区的东松切实感受到了局势的摇摆不定,并用镜头捕捉下这一切,并于1969年出版写真集《噢!新宿》。

  年轻人、大众、、犯罪、反战、破坏、廉耻……从取缔国家权力到武装夺取自由,这本写真集记录了新宿的历史,反映了时代的风云,是东松作品中最具前卫性和表现力的写真集。

  虽身▪▲□◁处东京,东松却一直对冲绳魂牵梦萦。1972年,美国将冲绳交还日本后,他便在那里定居下来,翌年又移居宫古岛,随后花了一个月遍历东南亚,最后在1973年回到东京。1975年,他将自己在冲绳和东南亚拍摄的照片集结成写真集《太阳的铅笔》。

  东松照明说,他喜欢南部的阳光,这象征着光明和欢乐的乐观主义。这一系列的后半部分他开始用彩△▪▲□△色胶卷拍摄,不仅注意光线投◇…=▲射在物体上的感觉,而且关◆◁•注起光线透过空气的姿影。东松重新审视自己过去五十年以来的作品,发现从黑白到彩色的转变,代表了美国向日本的转变。观者可以在他的黑白照片中瞥见美国,但在彩色照片中美国的影子则非常薄弱。此前东松的作品着眼于美国和日本、战争和战后的对比,而此后的作品开始重新凝视日本本身。

  1980年起,东松展开了较为密集的彩色摄影实践,他在日本全国各地拍摄樱花;在千叶海滩拍摄漂浮物,并将这个系列命名为“塑料”。

  东松照明坚持不懈的精神以及取得的成绩获得了世人的认可,他于1995年获得天皇赠与的紫★-●=•▽绶褒章。1999年,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举行了东松的个展“日本列岛编年史——东松照明的50年”。同年,东松获得日本艺术大赏。

  从2000年开始,东松将自己半个多世纪以来所拍摄的作品归纳总结为长崎、冲绳、京都、爱知、东京五个“曼陀▼▼▽●▽●罗写真”系列,并在各地巡回展出。曼陀罗是佛教用语,是指密宗的宇宙观。观想的曼陀罗是以视觉性、客观性的图像方式来表现,使得无论何人一眼望去皆能了解。曼陀罗是圣域的空间,同时也是现出“实在”的场所。这上千张写真汇聚在一起构成的曼陀罗展现出了东松的世界观。

  另○▲-•■□一方面他的回●顾展“Skinof the Nation”于2004年至2006年在华盛顿和旧金山巡回展览。

  作为成长于战后日本的摄影家,东松照明敏感的少年时期是在纷乱中度过的,战争记忆、信任崩溃、身份认同贯穿了他的整个摄影生涯。东松的照片记录了战后日本的历史,蕴含着历史使命感和民族责任感。摄影的瞬间暂停了永不停止的时间,东松照明始终面对并注视着这个世界,按下快门,把历史呈现在我们面前。

发条棋牌手游

下一篇:没有了